那些被性别困扰了许久的人,后来怎么样了?

我们希望您支持的项目
 
【中国性别问题口述史】我们以口述历史的方式,客观的将性少数的中老年群体,关于性认知、性别问题的历史,平铺在大众的视野里,让已形成的性别歧视致贫、致病的案例被认知,最终谋求全社会对这个问题的关注。从无意识到具体化,冷静的认识跨性别群体,以消除话语和传播上关于性别认识的隔膜——避免悲剧重演。

你需要了解的问题
 
什么是性别问题?
在中国,因信息缺失和相关条例滞后而导致了对性别问题的诸多误解。多数大众性别教育资源中缺乏多元性别知识,这导致了性少数人士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遭受歧视,尤其是在家庭内部,学校和工作单位等。由此,性别认知的矛盾凸显,性别问题群体、青少年跨性别人士的抑郁、自杀率不断升高。

什么是性少数群体?
性少数群体也叫彩虹群族(英文:LGBT):即女同性恋者(Lesbians)、男同性恋者(Gays)、双性恋者(Bisexuals)与跨性别者(Transgender),LGBT也广泛代表所有非异性恋者。另外也包含了Q酷儿(Queer) / 疑性恋/性别存疑(Questioning)、间性人(Intersexuals)、A无性恋者(Asexuals) / 无性别(Agender)。

我为什么要支持这个?
在项目调研中我们发现,性教育、性别知识的集体缺乏,使相关问题偏离合理解决途径,给跨性别群体的个人和家庭造成了极大压力,甚至暴力。由于性别知识的误读,导致的种种不公、歧视,已经被大众传媒长期忽略。而关于中老年群体,关于性认知、性别问题的探讨,更难以被正面了解。

谁在做这件事?
此次项目中,由喜公益项目、北京同志中心跨性别部门、AP李逵捕鱼基金会联合发起,期望在全国有共识的伙伴能够一起行动起来。



1)喜公益专项资金由刘培麟在AP李逵捕鱼基金会捐资发起,旨在倡导性别平等、反对歧视,提升跨性别人士网络可见度,并支持边缘创作、倡导多元文化。
2)北京同志中心成立于2008年,是一家综合性的,致力于改变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环境的非盈利机构。
3)AP李逵捕鱼基金会成立于2013年,致力于搭建专业透明的综合性跨界公益平台,让公益多一点想象。

项目如何开展?
在接下来的一年中( 2019/09-2020/09 ),我们将通过调研,访谈,整理15人以上的性少数群体口述历史;提供超过5个渠道(包括公众号,微博,电台等)进行广泛传播。

强大的团队阵容
执行团队




成为爱心助力大使 ,参与腾讯乐捐

腾讯乐捐是腾讯公益推出的公益项目自主发布平台。个人用户可通过该平台选择自己喜欢的公益慈善项目,成为爱心大使,自主选择捐款金额,长按下图,识别二维码,即可进行捐款。



成为爱心大使之后,你可以获得什么?

为回馈您的爱心捐赠,捐款满200元以上的用户,可获赠喜公益出品的跨性别边缘人生纪实录《我的一生》一册。请捐赠人将 1.捐赠截图  2.捐赠人称谓  3.联系方式  4.邮寄地址   发送至工作人员邮箱,工作人员邮箱:sisus@foxmail.com  邮寄由项目工作人员对接反馈。



除了这些,我们还做了什么事?

在喜马拉雅app上,大喜(刘培麟)的《我的一生》跨性别人生自传,边缘群体生存纪实,已经上线啦。(我们在一点一点的努力哦~)


我,刘培麟,目前来说,还是男性。我1956年2月生人,今年63岁。我的生活经历是在青岛,那广袤无垠的大海,拥抱了我。

我的日记,即将出版成书,心情跌宕起伏,不能平静。

多少年来,自己一直坚持写日记。从1964年,我锻炼着、尝试着写日记,从小学到中学,再到高小毕业,直至下乡、就业也没放下过。不幸的是,由于“文革”的抄家,和我颠簸流离的生活,日记丢失了很多。写作,是我生活中唯一的精神支柱,无论是经济困难时期,还是一个人被放逐时期,直到下岗、失业、无家可归甚至拾荒度日,这一切,都没放下我手中的笔和本子。几经耕耘,积累到今天的内容。我时常想,只要精神不倒,一切困难都会遁形而去;只要精神不倒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我这个人,一是爱学习爱看书;二是喜欢穿女装做女人——这是我一生的坚持。

--节选自《我的一生》序



不论你是LGBT......
还是顺性别的异性恋朋友
我们衷心的期待您的支持!
点击文末“阅读原文”
与我们一起支持性少数群体~